首康人


咨询电话
0559-2310909
医院传真
0559-2177123

您的位置: 主页 > 首康人 >

和病人一起坚持,与ICU一同成长——蒋丽君

发布时间:2019-12-19 11:23本文来源: admin阅读次数:

从稀里糊涂加入黄山首康医院的重症医学科(ICU),到众望所归的副护士长,在蒋丽君的身上,我们看到了两个关键词,坚持和成长:和病人一起坚持,与科室一同成长。

在大多人眼里,ICU掺杂着敬畏、恐惧、希望与绝望。它可能是重生之地,也可能是生命的最后一站;它距离死亡触手可及,却也离生存的希望最近。

蒋丽君是80后的小尾巴,今年刚过而立,有一个刚上幼儿园的可爱儿子。她皮肤白皙,眼神伶俐,说话温温柔柔的样子,让人很难将她与ICU联系起来。实际上,她已经在这里工作了6年,可以说是见多了生生死死的高年资护士了。

初识蒋丽君,是因为她以一个小“发明”被评选为黄山首康医院今年第三季度的“服务之星”。ICU有位高位截瘫的老爷爷,是这儿的“长住人口”。因为时常要喝水,护士便在床边挂了一个保温杯,连着软软的吸管,引流到嘴里。但因为虹吸的原因,有一次偏高的水温逆流,烫到了爷爷。虽然床头贴着的一张纸上随时提醒“注意调配水温”,但蒋丽君还是不放心,反复思索怎样从根源上解决问题?下班回家后,她抱起迎面扑过来的儿子,突然想起儿子婴孩时期用过的一种“防呛咳水杯”,它的吸管便是可以防止液体逆流的。于是她便在网上搜索防逆流的自动吸管,没想到还真被她找到了。买回来做了一些调整后,完美解决了逆流问题!

“她的心里有病人,知道病人在想什么,需要什么。”ICU主任姚建华是这样评价蒋丽君的。

 

懵懵懂懂,新手上路

别看蒋丽君现在这么淡定从容,但说起刚毕业进入护理队伍的那段时光,她却用“混日子”三个字去形容。那时是在综合内科,事情又多又杂,时常遇上半夜大抢救,眼睁睁看着人突然就没了,又累又恐怖。来到黄山首康医院后,她果断摒弃内科,选择去了外科,结果发现不一样的科室,一样的辛苦。蒋丽君开始反思,尝试接受护理工作的性质,想法转变后,心态也随之调整。两年后,正逢医院ICU建科,因为各项表现优秀,蒋丽君被定编到了ICU。

蒋丽君坦言,刚加入护理队伍时,心性难免浮躁。当时想着离考护师特别遥远,到时说不定都不当护士了。但转眼,明年都要去考主管护师了。之前觉得抢救病人很恐怖,但自从经历了越来越多的抢救,护理了越来越多的危急重症患者,她才明白,作为护士,每一位患者的好转就是对她最好的回报。

从懵懵懂懂,到渐渐知道自己想要什么,蒋丽君的身上其实折射出了很多人成长的轨迹。很普通,却也很珍贵。

 

不仅是护士,还是理发师、美容师,甚至“铲屎官”……

ICU的护理工作繁多精细,从高级的生命支持,到基础的身体护理,统统都要做好。哪怕当一名“铲屎官”,也要做最专业、最有爱的“铲屎官”!

蒋丽君现在上代主班比较多,护士长蒋明芳称她为全科护士的“指挥官”和“质控员”。早上来到科室,蒋丽君先在床边听夜班护士交接班,查看每位患者夜间有没有病情变化,医嘱是否执行到位。交完班后,进行床边质控检查,主要查看每位患者的生活护理方面,评估睡眠情况,确定皮肤是否干净,床单是否整洁,头发、胡子、指甲是否需要护理。 

“床是他们唯一的生活场所,如果发现一点污渍都要立即更换。ICU患者病情危重,胃肠道功能通常不好,常遇上腹泻严重的患者,一天要换十几次床单。因为病人在床上无法起身,这需要我们三个护士合力才能完成。那气味,真的让我怀疑自己是个‘铲屎官’。”在给每位病人翻身、拍背的间隙,蒋丽君笑着说:“常年累月地搬动身体,腰间盘突出是我们的职业病。”

“其实他们很寂寞的,家里人不在身边,很没有安全感,所以要多跟他们说说话。”蒋丽君给1床的爷爷刮完胡子,眼里透着心疼。听到他嗓子里呼哧呼哧的声音,蒋丽君赶紧戴上一次性手套,连抽了5次纸巾去接痰液,随口跟他聊天:“儿子女儿这两天来了没?最近年底工作忙,可能会来的比较少,不过你放心,他们有空就来看你啦。”

2床是位肺癌术后气管插管的老爷爷,因为长期不能脱离呼吸机,他对回归正常生活渐渐有点灰心。蒋丽君观察到他细微的表情变化,一边拍着背一边问:“爷爷,有啥不开心的吗?不要害怕,一会儿我来给你剪指甲,陪你说说话!”老爷爷下意识紧紧拉着她的手。

一床一床地检查下来,大概要花一到一个半小时,这样的检查,蒋丽君一天有四次。

质控检查完毕,此时医生开始查房,蒋丽君又得跟着,将每位病人护理方面的情况告知医生。之所以说主班是“指挥官”,她要负责将医生下的医嘱分配到各护理小组,并督促完成,检查落实情况。接下来,蒋丽君通知需要做CT或其他检查的患者家属,将患者的情况与责任护士进行交接清楚,评估需要带哪些用品去做检查,比如上人工气道呼吸机的病人,要将转运呼吸机、抢救物品(呼吸气囊、抢救盒)全部准备好,和家人一起送患者检查。检查完后返回科室将病人安置好。蒋丽君还要特别关注低年资护士管床病人的各项情况,一整天的时间,她就像这样连轴转着……

 

有多累,就有多自豪

ICU是大多护士最不想选择的科室之一,除了工作强度很大,很脏很累,还有很多新技术新项目要及时学习和掌握,否则连一天班都无法胜任。自从来到ICU,蒋丽君也曾有过思想波动,但现在回想起来,她觉得要感谢这些压力促使她不断学习、不断进步。ICU护士必须是全面的、优秀的,这注定了她们需要更快更好地成长。

但依旧有很多低年资护士因为不能承担这样的压力而选择离开。2018年,ICU就经历了一次“伤筋动骨”的离职潮,全年总共离职11人,科室几乎无法运作,必须在限控床位的同时急招新人、突击培训,在两三个月内完成护理队伍的重组。

ICU护士长蒋明芳告诉我们:“身为高年资护士,蒋丽君抵抗了外界的诱惑力,与大家一起放弃了当时的全院员工旅游,坚守在这里,协助我带教新人,共同度过了最艰难的日子。高年资护士对小护士们的影响力是很大的,正是有这样的好榜样,才有了目前较为稳定的护理梯队。”

蒋丽君每年都会外出参加ICU重症年会和各类进修,更高更广的平台让她深刻认识到了ICU存在的重要性,它是整个医院的坚强后盾,如果没有它,很多大手术不敢开展。同时,听到各位大咖的讲课,蒋丽君觉得自己差距很远,像是个菜鸟才刚起飞,还有广阔天地等着她去探索。渐渐的,她打心底为身为一名ICU护士感到“很牛”,也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定位。

“有了家庭,特别是有了孩子后,责任心会更重,在工作中也想继续提升自我。ICU的工作非常不容易,但正因为这个,我才更觉得自豪。

众望所归的副护士长

因为ICU的发展日益壮大,床位日趋紧张,护理工作越来越繁重。今年,医院为了帮护士长分担一部分工作,决定提拔一名副护士长。从科室主任到护士长再到小护士,蒋丽君是大家心里共同的人选,顺理成章地成为了ICU的副护士长。

“蒋丽君从来到ICU就承担了科室的带教工作,从来没有给过她任何正式的职务或者补贴,但她自己觉得身为年长一些的护士,与科室成长了这么多年,她有责任帮助我带好队伍,建设好科室。”护士长蒋明芳说到,“因为我主管质量,平日里对小护士们比较严格。蒋丽君正式任命后,在主管教学工作中充当了知心大姐姐,小护士们也很愿意与她说一些工作上、生活里的知心话。”

科室里的小护士告诉我们,蒋丽君的带教工作又严格又细致,碰到不懂的,她从不着急,会反复多次地教。当然,碰到学习拖拉的情况,蒋丽君也不会让她们蒙混过关,她会一直跟进,直到每一项学习任务落实。

“带教工作很重要。”蒋丽君说,“在正常工作之余,我要兼顾新员工轮转、外院进修、实习生培训,每个月的培训计划都要做得尽可能详尽,还要严格督查和考核。抢救生命容不得一丝一毫的差错,护士们在ICU必须要快速成长起来,我得盯着她们学习。

 

坚守,是ICU的品质

采访当天,科里正好要护送一个放弃治疗的老人回家。蒋丽君告诉我们,徽州人讲究要留一口气回到自己的家,所以这么多年来,无论白天黑夜,黄山首康医院ICU一直坚持将每一位患者安全送到家。在这件事情上,小护士们的坚韧超出了大家的预料。

去年冬天,科里的小护士露露背着呼吸机,一路护送患者回大山里的老家。到了祁门,发现山路全都是冰,已经封山了,救护车又出了故障需要返回。露露很固执:“我知道他快不行了,但我现在就一个想法,必须要把他活着送回家!”她把呼吸机从救护车上搬下来,放在家属找的车上,加上防护链,冒着危险继续前行。当她们到达家中,已经是深夜了。

ICU的这些年,蒋丽君看到了很多这样的故事。从每一个医护的身上,她读懂了ICU特有的坚守,这是对每一个生命的坚守,也是对自己初心的坚守。

因为抢救时语气和动作的急促,ICU让人心生恐惧。但在扑鼻而来的消毒水味的背后,是家人般的暖心。蒋丽君经常跟小护士们强调:“术后的病人送进来,麻醉清醒后睁开眼,发现突然换了个陌生环境,这时候心理的辅导和护理很重要。我们要做好自身调节,不要太急躁,讲话时慢一点,缓一点。”

与死神搏斗,依靠的不仅是冷冰冰的仪器和娴熟的抢救技术,更多的是蒋丽君这样的护士们和家属一起,对病人一遍一遍的呼唤,是每一天护理工作中的仁心、爱心和耐心。ICU里的病人是孤单的,在独自面对生死的这段时间里,护士,成了他们最亲密的战友。